联合弓会-箭在弦上的心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注册会员  找回密码
查看: 227|回复: 1

中国弓箭中国法(3)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0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射雕英雄!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所谓中国射法,乃是围绕“直觉瞄准法”此一核心而形成的一整套握弝、搭箭、扣弦、瞄准,弯弓,撒放等技艺。
中国弓的弓弝通常成纺锤状,这与美猎的方圆形大不相同。不得不承认,美猎弓弝握起来非常舒服,特殊的人体工程学设计使得掌根贴合得很好。但有一点,弓的震动一旦过大,虎口难受,射准也成大问题。所以发展出平衡杆,减震橡胶等附件,日本的和弓上下极不对称,造型奇特,也出于解决这些问题的考虑。中国弓是直面这些问题的。基于纺锤形的弓弝设计,别有一套弓弝的握法。

按照明代高颖先生在其专著《武经射学正宗》里的讲授,握法有两种,一种叫小鹰爪握法,一种叫大鹰爪握法。而所谓小鹰爪握法,实质就是张维中先生在《弓箭学大纲》中所言之“鸭嘴式”执弓法。言其要义,无非针对“五指满握”紧固僵死之病,落实“虚实”二字。以拇指压中指并小指,四指握弓弝,食指虚位,自然弯钩,与拇指相呼,高颖先生称其“小鹰爪”,张维中先生称其“鸭嘴”,都是取像成喻而已。至于“大鹰爪”,是连着中指同食指一并虚位相拢,仅以大拇指压无名指并小指,共三指握弓弝。这虚实之间,纺锤形的弓弝是可以定止随心、翻转附势的。

唐代王琚《射经》中说:“矢在弓右,视在弓左,箭发则靡其弰,厌其肘,仰其腕,目以注之,手以指之,心以趣之,其不中何为也?”这其中的“箭发则靡其弰,厌其肘,仰其腕”就描述了中国弓握法造成的一个表现。
“箭发则靡其弰”,明显说了一个“弓返”的效果。在箭羽刷过弓弝靠箭点的刹那,绷紧释放回弹复位的弓弦势必因着反曲的设计继续前冲,而中国弓的出箭点并非在弓身的正中,实际是偏上部位,所以上半部的弓背弓面总是吃力更重,回弹力也更重,因此在弓弦回弹复位继续前冲时,弓弝会在前手中剧烈前倾,如果这一关键时刻五指满把紧握,就会生硬阻挡这个前冲之势,出现剧烈震动,震疼手,扰动箭。但如果此时按鹰爪法虚实以握,虚位的食指或食指加中指预留了一个敞口,则弓弝得以无障碍前倾,同时借掌心掌根与手心的高低起伏的落差,又顺势完成一个离心外旋的动作,这样一来,整个弓面头重脚轻,会像一扇门一样,以前倾的弓弝为轴,外翻出去,变得更重的上头的弓弰,就会彻底压下躬身,手腕一仰,弓就安静服帖地静卧在前手掌中,前弰指的,潇洒得意。做到此点,断无弓弦扫臂之忧。护臂什么的,也是用不着的。这样看来,前手五指用三或二以攥弓弝,虚虚实实,好比兵法里围三缺一,极智慧地解决了震动的问题。现代的一些枪炮设计追求后坐力的减弱设计时,也体现了相通的智慧。

研究中国弓的握法,其实也就研究了中国箭的搭法。现代的导弹,搭法不同,表现的性能也不同。如果说靠箭台撒放的西洋箭像用了斜躺的发射箱的导弹一样落后的话,那不需要箭台撒放的中国箭则像立式发射的导弹一样先进一代了。前文详述过箭台与箭的接触线,有两条之多,这两条线始终与两个面相纠缠,而与之配套设计的箭枝的两片副箭羽会大面积刮擦箭台,几乎是把被干扰的可能做了最大加法。对比看来,中国箭理论上也是两条线摩擦出箭。但是,与之相摩擦的是纺锤形的弓弝的一条线,其扰动影响远低于箭台的面。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美猎的箭台做成弧面的原因。

前文也说过,中国弓没有箭台,是因为直接以握弓前手的拇指做了箭台。这就造成拇指被刮伤的危险。同时好像箭羽摩擦的程度其实也没有降低多少。事实并非如此。之前说过,中国弓是要配套中国箭使用的。中国箭的根本特点是主羽顺筈。那么扣弦之后,两片副羽就会像战斗机的尾部翼刀一样,随箭竿前突之时,形成一个大三角的空间,而飞机起飞的瞬间,机头抬起,机尾下压,那翼刀也不至于会割到跑道。降落航母甲板时,也不会割伤跑道,因为有比它低的尾钩探底。但是,飞机的翼刀够短,但箭羽之长远超箭竹直径。如何避免得了刮擦?这就回到了中国弓的经典握法。
鹰爪法握弓,以掌心掌根——即大拇指肥如鸡腿的那一部分,而非以手心(常人误称所谓掌心)窝。当以拇指前压中指或无名指时,搭箭点实际上只有拇指背根部的突出一丘,箭竹搁这一丘之顶上,箭羽所成的大三角形刚好覆丘山侧线而过。因此,只要掌握正确的握法,是不会割伤拇指的。至于摩擦的可能性,也降到了最低,因为接触面,在拇指面上,理论上说,甚至都不是一条线而是一个点了。
更幽眇处乃在,当靠向弓弝那侧的好比飞机尾翼翼刀的副羽从拇指根部与弓弝相夹所形成的山谷般的间隙无碍掠过之后,瞬间刮擦弧面的出箭点,同时因为前文所述的“弓身前倾外翻”的因素,必然带动箭枝同向上飞,如此一来,更无拇指被箭羽刮伤之危险。而如果箭羽足够长,在搭箭时就调整好角度,这个危险就彻底免除了。
这还只是形而下的表现。更高级的设计仍不在此。当被多种力量带动的那片副羽刮擦靠箭点时,因为箭羽的楔形设计,无论是盾形的箭羽,还是流线型,还是锥形,这种刮擦会启动箭竿的自旋。现代枪炮靠膛线制造弹丸的自旋以提高射击精度。而中国弓箭靠端正的箭羽设计和独特的中国法设计了虚拟的膛线,这种主动作为于虚于未有之时的智慧,岂是西洋弓箭可比的?如果左手执弓,手法到位,箭羽出弓弝那一刻,整个箭身已经启动顺时针自旋,这个领先的启动,就是唯快不破的快!

因为中国法是一个整体,一个系统,所以上述的效果的的达成,当然离不开最紧密拱卫“直瞄法”的中国扣弦法。遍查手头资料,被首称“中国法”的,便是王琚所言的控弦法。
“凡控弦有二法:无名指叠小指,中指压大指,头指当弦直竖,中国法也;屈大指,以头指压大指,此胡法也。此外皆不入术。
胡法力少,利马上;汉法力多,利步用。
然其持、妙在头指间,世人皆以其指末触弦,则致箭曲又伤羽,但令指面随弦直竖,即脆而易中,其致远乃过常数十步,古人以为神而秘之。
胡法不使大指过头指,亦为妙尔。
其执弓欲使把前入扼,后扼当四指本节,平其大指承簇,却其头指,使不得(此处有阙文),则和美有声而俊快也。射之道备矣哉!”
王琚言射,胡汉两分。今夕何夕,久不闻“中国法”矣。韩国拍电影《最后兵器·弓》,俨然以琚言之胡法为大韩民国之国粹,其弓面上,题有八字:“前推泰山,发如虎尾”。一日本教授,长年于我国传授弓道,弓名和弓,以彰其大和之名,其实依然胡法也,其弓道所据之理论,乃明代高颖先生之《武经射学正宗》。环顾国内,一众顶级射箭达人,每言传统射艺,竟不知何谓“中国法”,徒咻以“蒙古射法”自慰。可叹息哉!

在王琚看来,能“入术”的扣弦法只有两种,一种是中国法,一种是胡法。所谓胡法,就是眼下常人所言之“蒙古射法”。“后拳凤眼最宜丰”之所谓“凤眼勾弦法”其实就是此射法。回顾历史,很长的时期内,炎黄子孙完全忘却了自己的秘技,认错了爹。
中国法别有窍门。“无名指叠小指,中指压大指,头指当弦直竖”,“汉法力多,利步用,然其持、妙在头指间,世人皆以其指末触弦,则致箭曲又伤羽,但令指面随弦直竖,即脆而易中,其致远乃过常数十步,古人以为神而秘之。”寥寥数语,奥秘说尽。
无名指叠小指,是否收拢蜷曲于手心呢?实践一下,都可以。但若考虑取箭速射,则无需收拢。世界最快弓箭射速纪录拉尔斯·安德森(Lars Andersen)有时出手就未见无名指小指内收。所以,最初的时候,无名指和小指至少没有谁要求一定要收拢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23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琚说的中国汉法扣弦你也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联系我们|联合弓会-箭在弦上的心 ( 宁ICP备14001696号

GMT+8, 2020-4-8 23:09 , Processed in 0.069869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